联系我们 
沧州中奥管道有限公司
销售经理:李福亮
手机:13785807136 13313172388
电话:0317-6083028 6083027
传真:0317-6087187
Q Q:2698752912
网址:www.hbzagd.com

地址:河北省盐山县南环工业区
首页 > 高频直缝焊管等钢铁行业成为今年最热门的话题

高频直缝焊管等钢铁行业成为今年最热门的话题

分享到:

作为工业基础的奠基石-钢铁,实在是在我国解放以来振兴了一大批重工业市场,从大炼钢到今天的钢铁业百花齐放,可谓是一路走向钢铁繁荣,随着产能供需问题的突出,近年来的高频直缝焊管等领头的钢铁业,逐渐出现了亏损与盈利下滑,个别地方政府为追求GDP指数大力鼓励钢铁业投资,使得地区性供需失调,盲目的扩张钢铁产能未必会有好果子吃,今年就是产能供需问题揭露的一年,再也捂盖不住的伤疤重新揭开,钢铁业重组洗牌改革势在必行,也是钢铁业未来迈向高新技术产业能力的重要一步,近年来,高频直缝焊管供大于求的局面让钢企受了致命伤。然而,钢企上游原材料的加价让不管是大型钢企还是小型钢企受到重创。转型重组,或者走向末路。这是当前经济环境下钢企的选择。GDP带来的荣誉让我们“迷恋”,但当前高频直缝焊管行业疯狂的过度扩张已是不争的事实。中钢协4月18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一季度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亏损10.34亿,钢铁生产主业亏损变为行业亏损,这也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第一次全行业亏损。如果对比去年同期158亿的盈利数据,可以看到,地方政府仍不愿放弃这块丰腴的肥肉。就算亏损,也要将亏损进行到底。只因高频焊管产能给当地政府创造大量工作机会、带来丰厚GDP。本轮经济刺激规模将达2万亿,机场、钢铁、铁路项目纷纷获批,大规模基建带来的是否虚假繁荣?高频焊管面临全行业亏损,谁为中国高产的钢铁减速?剑指GDP 钢企将亏损进行到底,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倒逼、下游基建的萎缩的情况下,亏损高频直缝焊管厂家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  钢企为何亏损还在盲目生产,为的难道就是国家的补助金吗,还是地方经济GDP不受影响的硬撑,为何一直都在亏损的高频直缝焊管厂家不及时停工,继续“流血生产”呢?21世纪网多方途径与南方某大型钢企员工接触,发现钢企的停工与否与当地政府也有一定影响,大型钢铁基地对当地GDP的贡献相当显著。“生产粗钢意味着亏损,但是停产,设备放在那儿也是亏损,那不如生产下来找买家。”南方某高频焊管厂家员工表示。“钢企不炼钢让设备摆放在一边,维修费、保养费加起来也意味着亏损。所有,尤其是大型钢企还是愿意开工炼钢,虽然会出现销售困难等问题,但至少有产品出来。”在钢铁产能过剩的前提下,地方政府却为了各地GDP,不惜让高频焊管厂家亏损前进,不惜上报大型钢铁项目。其中,最为典型的莫过于武钢和宝钢集团以“压缩钢铁产能”为前提,在广西和广东加码千万吨级钢铁项目。21世纪网了解到,不少企业开始试水多元化的寒冬生存之道。如河北钢铁旗下经营证券、期货、机械制造以及电子商务等多种业务,沙钢股份斥资300亿元筹建玖隆物流园,拓展下游加工业和物流领域。有实力的高频焊管厂家,诸如宝钢、河北志航,则开始涉足钢铁原材料矿山的收购。首钢从2004年起就开始寻找能提供铁矿石的长期战略合作对象;2006年,收购澳洲吉布森山铁矿公司的下属亚铁有限公司73%的股份。宝钢先后参与了与巴西建设大型高频焊管联合企业、澳大利亚哈默斯利的两个铁矿石企业项目,每年约有1600万吨的矿石供应量。不管从上游还是下游看,前面的路都充满了荆棘。如何绝处逢生,成为了中国高频焊管厂家生存下来的头等大事。GDP的一路狂奔,为我们的国家赢得了太多的荣誉,钢铁产量第一,水泥产量世界第一,纺织产量世界第一,粮食产量第一、煤炭产量第一……当地方政府中了GDP大跃进的“毒”,也就不难理解,湛江市长在圆了34年的“钢铁梦”之后那深情一吻。
       沿海钢铁业发展在近年犹如猛虎下山般肆掠扩张,投资每年就达千亿,从地方工业发展与投资消费来看,二者完全不成正比,在高频直缝焊管产能大举闲置的当下,项目却屡获批准,追求钢铁繁荣,是人民的梦想,还是当政者的GDP梦想?2010年5月,时任市常务副市长的王中丙在作《钢铁及配套产业》专题报告时说:“该项目的建设,不仅能成为带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引擎,而且能有力带动南方重化基地和粤西沿海经济产业带建设。总而言之,GDP才是剑锋所指。地产大亨潘石屹也质疑,首钢每炼1吨刚就亏损400元,在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下,为什么还要建高频直缝焊管基地?据河北志航管道装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显示,2011年仅77家重点大中型高频焊管厂家亏损额便高达32.78亿元。亏损额度比2011年国家一般公共服务费用支出29.54亿元还要多出3.24亿元。国家发改委通报称,今年一季度,我国高频直缝焊管行业实现利润183.3亿元,同比下降67.8%。21世纪网一直试图联系首钢相关人员作出相应解释,但至截稿日,都无法接通首钢股份公开披露董秘章雁的联系电话。据上市公司财报披露,荣登2011年亏损榜单的前三甲钢企为鞍钢股份、重庆钢铁、和韶钢松山,分别亏损21.46亿元、14.7亿元和11.38亿元。狂热的GDP迷恋,并没有让地方政府停下高产的脚步,纵然亏损,也把亏损进行到底。工信部内部人士曾表示,一个年产量100万吨以下的高频直缝焊管企业年销售额在30亿元左右,无疑是当地的就业、纳税和地区GDP贡献的大户。相关资料显示,全国31个内地省及直辖市中,只有西藏和宁夏两省没有高频焊管厂家。而西藏和宁夏2011的GDP是各省GDP排名的倒数第一名和倒数第三名。辽宁省2011年17500亿元的GDP排在第七位,鞍钢股份对其贡献不小。国民心中的钢铁梦早在供需平衡的那一天已经做到,而政府却为了GDP的梦想让钢企加快脚步,最终留下那些要么倒闭要么亏损的钢企。高频焊管厂家在生死线上拼命挣扎。大钢企要么像首钢那样咬牙重组,要么另辟捷径如广钢一样走一条转型路。而小型钢企、民营钢企更多的是走上了重组路。近期,首钢股份披露重组草案,却遭到上百名股东反击;重庆钢铁、凌钢股份纷纷公告大股东重组消息;华菱钢铁与安赛乐米塔尔尝试期权式股权置换,唐钢则开始把触角伸向国际钢贸商融资。然而,有一些高频直缝焊管厂家更是花样百出渡过钢铁“寒冬”。武汉钢铁砸下390亿元重金养猪,广钢却开始做起了卖腊肠和矿泉水的生意。

相关新闻: